M88明升



M88明升 / News

联系我们

010-87162167

010-87162166

panchinaob_sports@163.com

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景园北街3号63-3栋

“好”皇帝的尊师重教:康熙当着皇子面痛打老

发表时间:2019-04-28 08:56

  康熙二十五年(1686)四月,康熙在瀛台教皇子们射箭,帝师徐元梦陪侍在旁,康熙也让他射箭。但徐元梦一向不善骑射,拉不开强弓,被康熙当面严加斥责。徐元梦只解释了两句,康熙便恼羞成怒,当着皇子的面让人把徐元梦打了个半死,并下令抄徐元梦的家,将其父母流放到黑龙江。他又怕这样会耽误皇子们学习,于是当天晚又派人去给徐元梦治伤,让徐元梦第二天必须按时给皇子们上课。

  那天正下着滂沱大雨,徐元梦带伤来到皇宫门前,跪在泥水里,哭着恳求御前侍卫转奏:“臣奉职无状,罪该死。臣父廉谨,为官数十年,籍产不过五百金,望圣主察之。且臣父母皆老病,臣年正壮,乞代父谪戍,尚能胜甲兵效命矣!”那些侍卫很同情他,但又惧怕康熙的龙威,所以没人敢去转奏。后来有人偷偷地去请了一个朝中重臣来,“斥公(徐元梦)同入”,代为求情,康熙这才命赦免了徐元梦的父母。

  在对待老师问题上,封建皇帝一向具有两面性。一方面,他们出于某种政治需要,会表现出尊师的一面。但另一方面,他们骨子里并未看重老师。一旦龙颜不悦,他们会对自己的老师侮辱虐待,残酷迫害,这方面史例很多。

  汉元帝刘奭(前75前33)是西汉第11位皇帝,史书上说他“柔仁好儒”,即性格优柔寡断,尊崇儒术。对古人的这一评价,前者尚属中肯,后者却要大打折扣。因为他对老师的态度,就有违儒家的伦理。

  萧望之是汉元帝当太子时的老师,其品格的正直和学识的渊博在当时闻名朝野。他还是汉宣帝指定的辅佐汉元帝的辅政大臣,对汉元帝可谓“恩重如山”。然而对这样一位恩师,汉元帝却恩将仇报。

  一次,他身边的两个心腹太监弘恭和石显向他进谗言,诬告萧望之。对此他不但不予明察,还偏听偏信,糊里胡涂地默许他们将萧望之关进了监狱。直到萧望之的儿子来给父亲喊冤叫屈,他才知道错了,下令将萧望之等人释放。

  可是,石显等奸臣哪肯善罢罢休?他们又找人来做汉元帝的思想工作,告诉他说:陛下您刚即位,老师和几个大臣就入了狱,大家都以为您有充分的理由。现在若把他们无故释放且恢复原职,那就等于您承认了错误,这将会大大影响您的威信。再说,上次您让萧望之下狱,本没什么错。可是您赦免了他,恢复了他的职务,他不但不感激您,闭门思过,还心怀怨愤,到处诽谤您。所以不把他再关进监狱,他是不会彻底反省的。把他关进去杀杀他的气焰,也是对他的爱护经过这番花言巧语的劝说,这位优柔寡断的皇帝又发生了动摇,再次下诏将萧望之关进监狱,让他好好反省。萧望之眼看自己的学生被坏人操纵,不可救药,大失所望,百般无奈中服毒自杀。当汉元帝再次“觉悟”时,一切都已经晚了

  明代皇帝多无赖气,这是史家的定评,也有许多史实为证。比如,被人称作“促织皇帝”的明宣宗朱瞻基,尽管聪明过人,治国有方,皇帝当得还算不错,但从老祖宗那里继承来的无赖习气,却总也难以改掉。明人蒋一葵在《长安客话》中,记载了这样一件事:

  景泰初,始开经筵。每讲毕,命中官布金钱于地,令讲官拾之,以为恩典。时高毂年六十余,俯仰不便,无所得。一讲官忘其氏名,常拾以贻之。按:宣德中,李时勉为侍讲学士,一日,景陵(即宣宗朱瞻基)怀金钱至史馆,撒之于地,令诸讲官拾取。时勉独正立,乃呼至前,赐以袖中金钱,则金钱之事其来久矣。

  讲官在名分上是皇帝的老师,照理说皇帝应当尊之、敬之。然而这位宣宗皇帝不但不尊敬老师,还处心积虑地戏弄老师。每当老师讲完课,他就让太监把几个臭钱扔在地上,让老师像狗爬一样趴在地上捡钱。慑于帝威,别的老师不敢不捡,只有“性刚鲠”的李时勉先生不吃这一套,宁死不肯弯腰。这使得宣宗又暴露出无赖气的另一面:吃硬不吃软。他见李时勉不捡钱,知道此人不好惹,又乖乖地从衣袖中掏出钱来赏给他,其前倨后恭之状,看了令人作呕。很显然,掷钱也好,赏钱也罢,都说明这位皇帝爷根本没把老师放在眼里,只是把他们当作玩物而已。

  有“千古一帝”之称的康熙,是一位颇有建树的封建皇帝,历史上流传着不少他尊师重教的传说。据说他经常巡查属吏,嘱他们把“尊师重教”当成政规,违者严惩不贷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位“尊师皇帝”,对老师的摧残却令人发指。

  有一次,皇太子的师傅耿介给太子讲课,因为天气炎热,又站得太久,突然晕倒在地上。康熙得知后,不但不责备太子,反而怪罪老师说:“尔等侍立,朕焉得知?应坐应立,宜自言之。皇太子欲赐座,未奉朕谕,岂敢自主?”

  康熙二十五年(1686)四月,康熙在瀛台教皇子们射箭,帝师徐元梦陪侍在旁,康熙也让他射箭。但徐元梦一向不善骑射,拉不开强弓,被康熙当面严加斥责。徐元梦只解释了两句,康熙便恼羞成怒,当着皇子的面让人把徐元梦打了个半死,并下令抄徐元梦的家,将其父母流放到黑龙江。他又怕这样会耽误皇子们学习,于是当天晚又派人去给徐元梦治伤,让徐元梦第二天必须按时给皇子们上课。

  那天正下着滂沱大雨,徐元梦带伤来到皇宫门前,跪在泥水里,哭着恳求御前侍卫转奏:“臣奉职无状,罪该死。臣父廉谨,为官数十年,籍产不过五百金,望圣主察之。且臣父母皆老病,臣年正壮,乞代父谪戍,尚能胜甲兵效命矣!”那些侍卫很同情他,但又惧怕康熙的龙威,所以没人敢去转奏。后来有人偷偷地去请了一个朝中重臣来,“斥公(徐元梦)同入”,代为求情,康熙这才命赦免了徐元梦的父母。

  不过,徐元梦的厄运并未到此结束。康熙四十六年(1707)正月,康熙第六次南巡,路上接到京师三阿哥胤祉等人的请安帖后批示道:“这次随我来的几个小阿哥的作文,经我考察后,都不明文义,生疏而不流畅,这都是徐元梦不尽心教诲所导致的。拟将徐元梦革职,并当着全体阿哥之面,由干清门侍卫打三十板子。要是徐元梦还不改悔的话,就再加倍处罚,断不宽恕。”

  康熙对一个老实巴交的老教师如此残酷迫害,这就不难看出,他所谓的“尊师重教”该有多么虚伪。



相关阅读:M88明升

 l